親兄弟因裝攝像頭反目

法院支持移除攝像頭的訴請 民法典施行后隱私權保護首次得以明確

來源:  新法制報     |    日期:  2022年05月26日     |    制作:  熊瑋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2021年7月,一個可360度旋轉的攝像頭,讓李風(化名)和李云(化名)兄弟二人對簿公堂,弟弟起訴哥哥侵犯其隱私。法院審理后認為,根據民法典規定,哥哥李風安裝和移裝攝像頭的行為已超出保護個人合法權益的必要合理限度,應予以消除影響。

  而這樣的案例,在江西也真實發生過。

  事實上,在民法典正式施行前,當公共利益與公民個人隱私的享有產生沖突時,權利的保護序位應當如何,隱私的邊界又在哪里,這些問題一直處于探索和發展之中。而民法典將人格權獨立成編并首次對隱私權作出了明確規定,加大了對公民隱私權的保護力度,被看作是民法典的一大亮點。

  ◎文/記者吳強

  因隱私權弟弟狀告哥哥

  北京郊區的一處四合院,是李風和李云兩兄弟的父母留給他們的。2021年7月,李風在自己北邊房屋的房檐下方和大院外的胡同口都安裝了360度可旋轉的攝像頭,這樣李風不在家時就可以通過攝像頭看到大院各處的情況。然而,他這一做法,很快引起了弟弟李云的不滿。

  兄弟倆多次交涉,哥哥李風始終拒絕拆除攝像頭。原來李風想給自己的老宅按照攝像頭并非一時興起,兄弟二人因房屋產生的糾紛一直不斷。

  無奈之下,弟弟李云以攝像頭安裝后,嚴重侵害了自己的隱私權為由,將李風告到了法院。

  法院經現場勘查發現,李風安裝的攝像頭可以監控到大院的部分區域,但李云一家的進出、客人來訪情況皆暴露于李風的視野之下,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李云及其家人的日?;顒蛹罢I?,侵害了隱私。

  法院審理后認為,根據民法典規定,李風安裝和移裝攝像頭的行為已超出保護個人合法權益的必要合理限度,應予以消除影響,對李云要求移除攝像頭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公共利益與個人隱私的序位之爭

  事實上,在民法典正式施行前,當公共利益與公民個人隱私的享有產生沖突時,權利的保護序位應當如何,隱私的邊界又在哪里,這些問題一直處于探索中。而江西法院,在這方面開展過很好的探索。

  2019年7月,家住上饒德興的應先生發現,他所在的街道辦事處在距離他自建樓房門口十來米的電桿上設置了公共視頻攝像頭,攝像頭恰好正對著他家門口。應先生就攝像頭侵犯其隱私權向法院提起訴訟。

  對于公共利益和個人隱私產生的沖突,法院認為,雖然攝像頭監控范圍屬于公共道路區域,但包括與應先生日常生活有密切聯系的公用部分,他的日常行蹤信息均在攝像頭長時間有計劃、有目的地注視的狀態下,這使得應先生喪失了對自身信息的選擇暴露權和控制權,足以構成對應先生個人信息的侵害。于是判決街道向應先生作出口頭道歉。

  隱私權保護首次得以明確

  法院所依據的法理精神,在民法典中有生動的體現。民法典明確規定,自然人享有隱私權。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刺探、侵擾、泄露、公開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隱私。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愿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除法律另有規定或者權利人明確同意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進入、拍攝、窺探他人的住宅、賓館房間等私密空間,不得拍攝、窺探、竊聽、公開他人的私密活動。

  據了解,民法通則并未規定隱私權,我國是將隱私納入名譽權的范疇內加以保護,直至2009年頒布的侵權責任法明確將隱私權作為一種具體人格權與名譽權并列規定。

  而民法典將人格權獨立成編并首次對隱私權作出了明確規定,不僅加大了對公民隱私權的保護力度,彌補了我國隱私權含義和保護的空白,這被看作是民法典的一大亮點和進步。

  另外,民法典將侵害隱私權的行為進行了歸納和列舉,如第一千零三十三條規定:除法律另有規定或者權利人明確同意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實施下列行為:(一)以電話、短信、即時通信工具、電子郵件、傳單等方式侵擾他人的私人生活安寧;(二)進入、拍攝、窺視他人的住宅、賓館房間等私密空間;(三)拍攝、窺視、竊聽、公開他人的私密活動;(四)拍攝、窺視他人身體的私密部位;(五)處理他人的私密信息;(六)以其他方式侵害他人的隱私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