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沒戶口 他起訴親生父母

贛浙兩地法院跨省協作助少年解決“黑戶”問題

來源:  新法制報     |    日期:  2022年05月26日     |    制作:  熊瑋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出生證明辦理成功(圖/受訪單位提供)

  因為出生遭親生父母拋棄,少年路小洋過了12年無戶口的生活。雖然這12年,他的生活似乎過得與常人無異。然而,“黑戶”帶來的問題,隨著他年齡的增長逐漸顯露。

  因為一張小小的車票,路小洋無法代表學校參加比賽。他和養父養母終于意識到,戶口問題必須解決。為了捍衛自己的姓名權,路小洋將自己的親生父母訴至法院。近日,他的愿望在贛浙兩地法院的跨省協作下得以達成,結束了長達12年的“黑戶”生活。

  ◎文/ 游芳琴 劉吉銀 實習生王琨 記者王白如

   12年的“隱形”人生

  2010年10月,在上饒市玉山縣婦幼保健院,一個嬰兒呱呱墜地。轉眼間,這個嬰兒已成長為青蔥少年,他健康陽光、興趣廣泛。他就是路小洋。

  在學校,體育課就是路小洋的“主場”,老師說路小洋體育成績優異,甚至能夠代表學校去參加縣里的比賽。然而因為一張小小的車票,阻礙了路小洋去縣里比賽的道路。

  是什么阻斷了他遠行的道路?這一切還要從12年前說起。

  2010年,路新明與同居女友劉語在玉山縣生下了路小洋。然而,他們兩人卻沒有承擔起身為父母的責任。2011年,路小洋被劉語托付給了在浙江省衢州市常山縣的朋友老楊照顧。劉語曾承諾,會按期支付老楊照顧小孩的費用。但這一切,都因為她的消失成為了一紙空文。

  路新明與劉語離開后,路小洋因為沒有出生證明,無法登記入戶,路小洋從此成了“黑戶”,度過了12年的“隱形”人生。

  父母與子當庭對峙

  “第一次見到路小洋時,他還是一個8個月大的嬰兒。正因為他不是我的兒子,所以我更要對他好一點。”對于這個“新兒子”,老楊言語里滿是喜愛。他表示,現在小洋已經是全家不可或缺的一分子。

  在老楊夫婦的悉心照顧下,路小洋在成長過程中,充分享受到了來自養父母的關愛。事情的轉折發生在2019年,路小洋第一次見到了自己的生父路新明。然而,這對父子的關系,卻需要一份司法鑒定來證明。原來,路新明在與劉語分道揚鑣后,組建了自己的家庭,并且還有了三個孩子。

  2020年,路小洋將親生父母起訴至常山縣法院,要求路新明支付撫養費。

  官司贏了,路新明雖然履行了判決,但此后,他再也沒來看過自己。

  路小洋的戶口一直未解決,這給他的學習、生活帶來了不小的影響。他不僅無法參加比賽,影響正常的就醫、就學,還常常因此受到同學和鄰居的嘲笑。為此,路小洋多次打電話給親生父母,希望他們能為自己辦理戶口。

  生母劉語居無定所,她認為自己的條件不適合讓路小洋落戶;生父路新明也不想影響自己現在的家庭。在遭到兩人拒絕后,路小洋一紙訴狀,以人格權中的姓名權受到侵害為由,將親生父母訴至了常山縣法院。兩次庭審,二被告仍然對路小洋的戶籍應該落在哪里存在較大分歧,均不愿意讓小洋落戶。

  少年勝訴要回“姓名”

  “我希望一直跟著現在的‘爸爸媽媽’生活,他們對我很好。”今年1月案件立案后,面對法官,路小洋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審理過程中,承辦法官了解到,在路新明與劉語中,路小洋更想落戶在路新明處,但他希望在落戶后,能將戶口遷移到老楊名下。

  法院認為,人格權是民事主體享有的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等權利。民事主體的人格權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害。父母對未成年子女負有撫養、教育和保護的義務,該義務涉及子女身心成長、發展的全過程,是全方位的撫養,既包括提供子女所必需的一切生活、教育費用,即物質保障,也應該包括為讓子女順利參與社會活動而辦理《出生醫學證明》等各項法律文書。為未成年子女辦理戶籍,更是其中最基礎的義務。

  本案中,路小洋作為二被告的非婚生子,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二被告應當積極履行義務,充分保障路小洋的合法權益。然而二被告自路小洋出生十余年仍未為其辦理《出生醫學證明》,亦未辦理落戶手續,導致路小洋的入學、參賽、就醫等遇到極大困難,這已嚴重侵犯了原告路小洋的合法權利。

  關于路小洋落戶在何處,因二被告未能達成一致意見,法院認為應該尊重路小洋的真實意愿。2022年4月,常山縣法院依法判決路小洋親生父母為其辦理出生證明和戶籍。

  12年戶口塵埃落定

  4月28日,判決正式生效,首先需要解決的就是路小洋的《出生醫學證明》。受疫情影響,路新明與劉語無法跨省出行,遂委托常山縣法院工作人員為路小洋辦理《出生醫學證明》和戶籍。常山縣法院工作人員通過“共享法庭”平臺,向平臺成員玉山縣法院尋求互聯協助。

  玉山縣法院雞頭山法庭在接受平臺委派信息后,第一時間閱卷研判,擬訂工作方案,并趕赴玉山縣婦幼保健院、玉山縣中醫院詢問辦證程序、調取材料。由于路小洋出生時,玉山縣婦幼保健院檔案信息化管理還未實施,且劉語生產時使用了假名,辦案過程困難重重。

  法庭干警幾經周折,終于在層層疊疊的紙質檔案中,找到了劉語的病例等相關材料。5月12日,在玉山縣中醫院醫務人員的協助下,路小洋的《出生醫學證明》順利辦理完成。

  5月17日,在贛浙兩地多方協作之下,路小洋得以落戶。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