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送外賣遇車禍維權難

美團外賣合作商:近期會與當事人協商 律師:可向平臺企業和合作商主張賠償

來源:  新法制報     |    日期:  2022年05月12日     |    制作:  熊瑋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我兒子送外賣出車禍以后,公司方面卻不管不問。”近日,南昌市民李女士向本報投訴稱,她兒子小胡在送餐途中遭遇車禍,然而作為美團外賣的合作配送公司至今沒有進行工傷賠償。

  當李女士準備依法維權時發現,想要拿到兒子的勞動合同困難重重,在缺少勞動合同的情況下,如何保障外賣騎手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群體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權益呢?

涉事騎手驛站

  大學生兼職送外賣遭遇車禍

  5月10日,距離遭遇車禍已經過去近半年,江西某高校大三學生小胡仍心有余悸,“現在經常會出現頭暈、頭痛、下肢無力,臉部還留下了傷疤”??稍庥鲕嚨溸^去半年,供職的公司一直怠于處理,不愿承擔相應責任。

  據小胡介紹,為減輕家庭負擔,2021年他在學校附近的一家美團外賣站點應聘外賣送餐員,利用課余時間送餐,誰知遭遇意外。

  2021年11月16日,小胡母親李女士接到電話,稱當天14時,小胡送餐途中,在路口與一輛轎車發生碰撞,后送醫診斷為“多處損傷、頭部損傷、上頜竇骨折(右)、恥骨骨折(右)、多處皮膚破損”。

  李女士提供的交通事故認定書中顯示,事發時,小胡騎車闖了紅燈,而小型轎車則搶黃燈超速通行。南昌縣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隊經當事人陳述與調查結果認定,事故雙方承擔同等責任。

  “經過半個月的治療,我兒子才出院。”李女士說,此次共花費近4萬元,兒子供職的美團外賣站點負責人只是在小胡入院幾天后來看望過一次,并墊付了1萬多元醫療費,此后再也沒有過問此事。

  據李女士介紹,由于事故劃定為雙方同等責任,轎車的車輛損失和小胡的治療費用,雙方各自承擔一半,機動車的保險公司賠付給小胡2萬多元的治療費用,而小胡則要承擔機動車一半的維修費用5000多元,“保險的賠償費用還不能彌補我兒子住院遭受的損失”。

  美團外賣拒不提供雇傭合同理賠難

  李女士告訴記者,在最近的復查中,醫生說小胡恢復得較好,讓李女士有空就小胡的工傷問題與供職的美團配送公司進行協商。然而,當李女士找到小胡供職的美團外賣站點,要求給予工傷、醫療費的賠償,卻遲遲沒有得到回應。

  “當要求站點提供我兒子的雇傭合同時,他們不是說找不到合同,就是說合同丟了。”李女士說,小胡入職時是簽訂過合同的,但他自己手上卻沒有,只有公司有,“現在拿不到雇傭合同,就無法知道合同里面雙方權責,維權也缺少依據”。

  5月10日,記者陪同李女士來到小胡供職的美團外賣站點。該站點負責人姚莉平表示,小胡發生交通事故時,是上任站長負責,具體情況他并不清楚。至于小胡與美團站點簽訂的合同,姚莉平稱他目前也找不到,“我們一般會與騎手簽訂電子合同,但不會給騎手,如果李女士有需求,可以跟公司法務聯系”。當記者提出查看公司與騎手簽訂的標準合同條款內容時,姚莉平表示他只負責配送業務,無法提供相關合同范本。

  據了解,像小胡這樣平時穿著美團工服的外賣騎手,并非美團公司直接雇傭,而是美團通過跟配送合作商建立合作關系,由配送合作商雇傭外賣騎手。小胡供職的站點,為美團外賣業務的合作商——江西和爾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的區域配送站點。

  隨后,記者與該合作商取得聯系,一江姓負責人表示,還不清楚小胡受傷這一情況,在介入了解后會回電。

  小胡工傷維權難的情況并非個例,記者通過企業公示平臺系統查詢時,發現江西和爾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曾不止一次,因其雇傭的外賣騎手送餐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在工傷賠償問題上產生糾紛,而站上了被告席。

  據了解,2021年年末,我省印發了《關于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多措并舉維護外賣騎手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

  《實施意見》要求企業依法合規用工,積極履行用工責任,對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系情形,但企業對勞動者進行勞動管理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權益保障承擔相應責任。

  律師:可向平臺和合作商主張賠償

  對于小胡的遭遇,江西聽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惠表示,不論是根據勞動合同法還是民法典的規定,雙方簽訂勞動合同或者其他合同一般是雙方各執一份。一般情況下,認定工傷需要提供勞動合同。如果沒有勞動合同,需要證明有勞動關系,“由于小胡是在校學生,一般跟單位不構成勞動關系,但小胡在提供勞務過程中受傷,雇主應承擔賠償責任”。

  王惠介紹說,在小胡受傷的事故中,雖然小胡有闖紅燈的行為,但責任事故認定中,并非承擔交通事故的主要責任,“等于說,假設他不是大學生,和單位存在勞動關系,也不影響其認定為工傷”。

  “從我們辦理的大量新就業形態案件來看,這類外賣平臺找合作商,就是分擔他們的用工風險。”王惠表示,外賣平臺用工情況比較復雜,如果有證據證明外賣平臺進行管理及發放工資,可以向平臺和合作商主張賠償,要求他們承擔連帶責任。

  此外,王惠認為,像美團外賣平臺這類采取勞務派遣、勞務外包等合作用工方式,組織勞動者完成平臺工作的,《實施意見》中強化了合作用工責任,要求平臺企業對其保障勞動者權益情況進行監督,依法履行勞務派遣用工單位責任。同時,勞動者權益受到損害的,平臺企業依法承擔相應責任。

  發稿前,李女士告訴記者,江西和爾美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相關人員已和她取得聯系,承諾近期會與其協商此事。本報也將對此事進展跟蹤報道。

文/圖 記者吳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