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墻瓷板脫落砸死行人

事發九江 律師:死者家屬可訴請開發商、物業、房主等共同擔責

來源:  新法制報     |    日期:  2022年05月11日     |    制作:  熊瑋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人在街上走,禍從天上降。

  4月25日,瑞昌女子朱麗琴在九江市區行走時,被臨街樓房脫落的外墻裝飾瓷板砸中,不幸身亡。

  面對家屬提出的200萬元賠償要求,涉事物業公司認為自身并無過錯,不應當就此起意外事故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但愿意資助家屬3萬元以表人道安慰。

  那么,在民法典就高空拋物、墜物傷人作出明確規定后,死者家屬應向何方追究侵權責任呢?

涉事居民樓

脫落的瓷板

  外墻瓷板脫落引發悲劇

  離意外事故已過去近十天,李俊依舊沉浸在悲痛之中。

  李俊是瑞昌人,平日晚上工作、白天休息。4月25日一大早,母親朱麗琴隔著房門對他說:“有事,要去趟九江市區。”李俊含糊地應了聲。誰知,這竟是母子倆最后的對話。

  當日13時許,李俊的舅舅急匆匆地趕來,告知李俊他母親在九江出事了。在趕去九江的車上,李俊得知母親與朋友何某某步行至九江潯陽西路1號門口時,被天鵝苑小區B3棟一塊脫落的外墻裝飾瓷板砸中,當場身亡。事發后,何某某聯系上了李俊的舅舅。

  李俊一行趕到當地殯儀館后了解了更多細節。

  事發當時,好心路人及時撥打了110、120,九江市公安局八里湖分局濱興派出所和120受理醫務人員同一時間趕到現場搶救,但是已無力回天。

  當日,事發地所屬的九江經濟技術開發區濱興街道辦事處的一份情況說明被傳到網上,當中顯示:2022年4月25日11時10分,行人何某某(50歲),瑞昌人,在經過經開區濱興街道潯陽西路1號(金帆店)門口天鵝苑小區B3棟時(此小區建于2002年),被天鵝苑小區B3棟六樓602室(空房,無人居?。┩鈮γ撀涞乃鄩K砸中,事發突然,周邊老百姓趕緊撥打了110和120。濱興派出所民警11時15分和120急救人員同時趕到現場,何某某經搶救無效,被宣布死亡。濱興街道安委辦分管領導接到電話后第一時間趕往出事地點,經查看,外墻脫落致人死亡屬意外事故。

  李俊稱,這份情況說明中的“何某某”實為其母朱麗琴之誤。“11時10分”也有誤,因為母親朱麗琴的朋友稱,11時50分許,兩人還通過微信聊過天。砸中人的不是水泥塊,而是一塊裝飾用的瓷板,上面附有水泥。

  物業愿資助3萬元以表安慰

  在家料理母親后事的李俊,仍沉浸在悲痛中。

  母親朱麗琴離異后,與李俊相依為命,盡管家庭困難,外公外婆的日常生活也主要由母親照顧,但母親任勞任怨,本以為去年9月退休后,可以安心享受天倫之樂,誰料禍從天降。

  李俊稱,作為他母親的好友,何某某出面找到濱興街道辦事處和一馬路社區居委會,要求相關單位承擔賠償責任,街道和居委會隨即找來物業公司等單位進行協商。

  李俊介紹,作為家屬,他們此后與街道辦、社區、物業公司和開發商、區住建局等進行了協商,物業公司強調一切按照法律法規來處理,并讓家屬提出要求。

  李俊在受訪時表示,經過估算,家屬方提出了200萬元的賠償要求,且須當天支付10萬元喪葬費。物業方表示,他們作不了決定,要向公司高層匯報,由高層作決定。

  不久,李俊接到了社區轉發過來的陽光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所作出的回復,稱公司決策層經召開會議討論后,作出決定:1.經現場調查和核實,并未發現公司在天鵝苑小區物業管理過程中存在過錯,所以公司不應當就此意外事故承擔民事賠償責任;2.公司考慮到對方家庭情況,同時為積極配合政府相關單位和社區調解矛盾的工作,公司愿意資助家屬3萬元以表人道安慰。

  對此,5月4日,一馬路社區居委會一負責人在受訪時表示,事發后,居委會積極組織多方開展協商,在協商過程中,律師建議走法律途徑,但是當事人希望以平和的方式解決,并提出了具體的賠償金額。目前,雙方還在協商中。

  對于家屬提出的情況說明錯誤的質疑,她稱,只是內部初步的材料,并非最終材料和認定,不知道是誰上傳到網上的。

  同日,陽光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在受訪時表示,她只負責日常管理,對賠償等其他事項不是很清楚。

  律師:可訴請物業等擔責

  對此,北京澤觀律師事務所劉太金律師稱,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其他設施及其擱置物、懸掛物發生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賠償后,有其他責任人的,有權向其他責任人追償。”為了準確認定本案事實,家屬可將開發商、物業、房主等一并起訴至法院,要求共同承擔賠償責任。

  劉太金認為,從上述條款分析可知,關于開發商、物業和房主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的問題,均適用過錯推定責任。本案中墜落的是建筑物的外墻,并非拋擲物品或其他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物品,應當由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依據過錯推定原則承擔責任。物業公司作為管理人,如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自己盡到必要的管理和注意義務,應當對外墻脫落造成的損害,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目前,李俊已致函相關部門,請求監督落實牽頭組織部門,建立聯合監督協調機制,盡快明確事故主體責任,盡快監督、協調落實善后賠償、喪葬補償、贍養、精神撫慰和誤工費等實質性理賠事宜。同時,嚴肅予以追責,處理情況向家屬及社會作出說明。

  “如果沒人承擔侵權擔責,最后肯定是要起訴的。”李俊說。

  近日,濱興街道辦將組織家屬與物業公司等單位再次進行協商。

文/記者戴平華 圖/受訪者提供